>

巴黎人baliren登陆-巴黎人官网

外国儿童文学汉译对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实践的影

- 编辑:巴黎人baliren登陆 -

外国儿童文学汉译对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实践的影

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对我国通俗文学翻译批评的影响也是深远的。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网络汉译通过有效开发和利用互联网平台,促进了民间翻译批评的崛起、翻译批评内容的创新、翻译批评媒介的多样化、翻译批评主体身份的立体化,以及翻译批评百家争鸣局面的形成,为通俗文学翻译批评体系的建构,奠定了理论和实践基础。

目前,新世纪我国儿童文学的发展,主要存在引进多、本土创作少,跟风多、原创少,城市多、农村少、题材分布不均匀,生产多、推广少等问题。此外,还有儿童小说人物塑造的脸谱化、同质化现象。这些问题的源头,恐怕还得归结为原创力不足,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在一些领域不同程度地存在想象力缺乏。我国特殊的历史文化语境使得本土原创儿童文学难以摆脱存在的某些教育和训诫的色彩,“太多的教化色彩,让我国大多数儿童书疏远了其阅读主体——儿童,从而为西方那些充满奇异幻想、符合儿童天性的儿童书的进入大开了方便之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哈利·波特”系列会在中国掀起这么大跟风模仿的浪潮。因此,新世纪外国儿童文学汉译带给我国本土儿童文学创作的启示之一,就是要进一步放飞想象力,将中国传统的神话传奇元素融入奇妙瑰丽的想象之中,为孩子们构建一个兴趣盎然的幻想天地。

科幻小说海外译介接受度高

内容上,魔幻、奇幻、悬疑、青春、时尚、儿童通俗等小说类型的译介,丰富了读者的阅读视野,使通俗文学成为老少皆宜的大众文学。例如“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中大胆融入魔法、幻想、儿童、成长等元素,被誉为以反叛西方资本主义现代性、主张回归和复兴原始神话幻想世界为宗旨的“新时代运动”带来的文学冲击波,是西方文化“东方转向”的表征,在东西方均引起强烈反响。日韩青春文学以网络为据点,融汇网络符号语言和动漫游戏因子,时尚炫酷,与国内“80后”作家群的创作形成互动,成为最受年轻读者欢迎的外国通俗小说类型。外国儿童通俗文学的译介更是如火如荼,新译、复译、重译多管齐下,谱写了一曲众声喧哗的交响乐。

姓名:李琴 工作单位:西安外国语大学

据悉,《三体》外文版版权已引起了十余个国家近30家出版机构的关注和争夺。目前,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和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已确定将“三体三部曲”的德文、匈牙利文版权输出至欧洲,两个语种版本将分别落户兰登书屋德国分公司和匈牙利欧洲出版社。此外,资深科幻作家王晋康、优秀青年科幻作家宝树的部分长篇科幻代表作品也将陆续译介至海外。同时,悬疑文学领域也逐步走上国际舞台。目前,中国教图已签下悬疑小说家蔡骏、周浩晖的七部长篇小说的外文版版权。2014年,悬疑文学作家麦家的代表作 《解密》英文版通过企鹅出版社和法勒、斯特劳斯和吉鲁出版社(简称FSG)在英美同步上市。

迄今为止,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已有百余年历史。然而,五四新文学运动对通俗文学的苛责,使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在此后几十年中始终处于边缘化境地。改革开放后,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开启新征程。进入新世纪,《哈利·波特》《魔戒》《达·芬奇密码》等作品吹响外国通俗文学再度勃兴的号角,作为世界文学市场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对畅销外国通俗小说的译介不仅形式多样,而且影响多元。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研究”负责人、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

文学作品在异域获得成功往往是多方面因素合力的结果。如今,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增强,西方社会对中国越来越重视,这给中国文学传播提供了良好的契机。类型文学《三体》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不仅取得了“走出去”的成功,也在普通读者层面实现了真正的“走进去”,是类型文学和纯文学都可资借鉴的成功译介范例。日前,郝景芳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继《三体》之后再获雨果奖,是中国科幻小说在世界科幻界取得的又一次胜利,同时也是类型文学“走出去”的又一次成功尝试。我们始终希望类型文学和纯文学能够以较平衡的方式共同助力中国文学和文化“走出去”,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实现真正的“走进去”。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研究”负责人、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

相比而言,“哈利·波特”系列却将儿童文学的类型化和文学性完美结合起来,成为老少皆宜的作品。我国目前的类型化儿童文学总体显得较为幼稚,文学性不足,与成人文学的分界十分明晰,但是“哈利·波特”系列却以它深厚的文学性、丰富的知识性、悬念迭生的情节结构、生动形象的语言修辞等,超越了传统儿童文学的边界,模糊了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的界线。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佐哈儿·沙维特教授指出,“罗琳通过提供一个次要的故事模式就打发了年幼的读者,这个次要的故事模式就是哈利·波特与朋友们为战胜邪恶而经历的冒险”。这种历险故事在成人文学中俯拾皆是,但是将它老练地用于儿童文学创作中,并且加入成人文学中的哥特式小说元素和神话传奇故事,构建出一种新的魔幻小说模式,并非每个儿童文学作家都能做到,但是罗琳做到了,因此她成功了。

《三体》在海外获奖、销售量、赢得专业和普通读者高度评价等方面获得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以下几大因素:第一,优秀的译者选择;第二,宏大的原作构思;第三,多元的推广方式;第四,明确的读者定位。它的成功译介告诉我们:中国文学若无法走进普通读者,何谈影响力?

首先,我国通俗文学的类型和概念内涵得到了极大拓展。《哈利·波特》《魔戒》等引发了国内奇、魔幻文学创作热潮,为文学幻想插上魔幻、奇幻、玄幻等多彩的翅膀。《达·芬奇密码》在国内掀起一阵“悬疑风”,本土作家将悬疑元素与民族文化资源结合起来,实现了悬疑文学的本土化。外国青春文学、时尚文学、儿童通俗文学译介也在一定程度上刷新了国人对文学类型的传统认知,对文学类型的科学界定成为我国学界重新思考的话题。

儿童幻想小说在中国刮起的“魔幻风”,令我国本土作家也积极创作幻想型儿童文学作品以飨读者,代表性作品有汤萍的《魔法小女妖童话系列》《魔界系列》,殷健灵的四卷本《风中之樱》,薛涛的《夸父与小菊仙》《盘古与透明女孩》等。这些作品呈现系列化、多卷本的特点,富有幻想色彩,有的还融入了我国传统神话元素。如同“哈利·波特”一样,系列化、幻想型成为新世纪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重要趋势,我国儿童文学终于插上幻想的翅膀,“飞”了起来。

多年来,纯文学作品是中国当代文学译介中的绝对主流。中西文学及文化价值的差异和叙事方式等不同,使得中国文学与海外读者的期待视野不能重合,从而导致中国当代文学在海外缺乏影响力。但从类型文学 《三体》在亚马逊上的近千条读者反馈来看,绝大多数读者折服于刘慈欣作品中恢弘的构思和对人类未来的积极憧憬,并非常渴望通过阅读《三体》来了解中国当代社会。因此,海外受众想要了解中国的需求是大量存在的,如何根据受众反馈来调整译介策略是中国文学对外译介必须考虑的问题。对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传播路径上,除互联网传播,影视与文学译介“联姻”也成为一种重要方式。细数新世纪以来引起巨大轰动的外国通俗小说,几乎都在票房和书市实现了双赢。外国通俗小说译介之所以与影视成功对接,是因为通俗畅销书多以情节取胜,这也恰是影视剧重要的看点和卖点。除此之外,西方通俗文学作家还着意提升作品思想性,在一波三折的情节铺设中探索世道人性等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人生哲理,因此备受影视界青睐,并成为翻译市场的“香饽饽”。

作者简介

然而,2014年11月,刘慈欣的科幻文学作品“地球往事”系列(后改为“三体三部曲”)第一部《三体》在美国一经推出,便立即引起美国普通读者的热烈反应,其受欢迎程度超过了任何当代纯文学作品。《三体》先后获得星云奖、雨果奖、轨迹奖、约翰·W.坎贝尔纪念奖、普罗米修斯奖等五个国际幻想文学奖的奖项提名,并最终斩获2015年度雨果奖 “最佳长篇小说”奖。2016年,郝景芳的科幻文学作品《北京折叠》继《三体》之后再获雨果奖殊荣。可以说,类型文学海外译介的春天已然来临。

本文由巴黎人-科技产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外国儿童文学汉译对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实践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