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黎人baliren登陆-巴黎人官网

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源泉,劳动人

- 编辑:巴黎人baliren登陆 -

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源泉,劳动人

在创新驱动、产业结构调整等背景下,人口老龄化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治理难度。扩大就业、减少失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目标。当前应当着眼于增加供给、创造需求、挖掘潜力三个关键,促进劳动力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在创新驱动、产业结构调整等背景下,人口老龄化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治理难度。据预测,“十三五”期间,我国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开始逐步下降,但总体降幅有限,劳动年龄人口将稳定在9.26亿左右。劳动力储备下降引致用工成本上升我国人口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是,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及其占比双双下降,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同时,人口老龄化将提高人口抚养比,在不降低养老保障待遇标准的条件下,工作人口的人均养老保障负担将增加,全社会用于老年人养老、医疗、照料、福利与设施方面的费用大幅增加,从而提高企业的用工成本。根据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计算,全国15—59岁人口中,高中及以上受教育人口的比例为30.8%,大学本科及以上受教育人口的比例仅为5.1%。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16—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9.16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1万人,并且是第三年连续下降。

图片 1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源泉,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政府可通过改革户籍制度,立竿见影释放制度红利,提高潜在增长率。他同时赞成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调整。

近几年,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人口结构发生了新变化,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深刻影响。总体来看,对于人口年龄结构变动带给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不必过于悲观。据预测,“十三五”期间,我国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开始逐步下降,但总体降幅有限,劳动年龄人口将稳定在9.26亿左右;劳动力人口的数量也将维持在9.12亿左右。但在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劳动力市场更加复杂多变,从更有利于经济增长和生产效率提高的角度来说,应加强对就业形势的预判,以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多重影响。

就业;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市场;机器人;用工;供给;产业结构调整;企业;年龄结构;创新

劳动力还够不够用?“民工荒”“用工成本上涨”等现象反映出来的,到底是劳动力总量不足还是结构性失衡?人口红利减少会对我们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哪些影响?我们该如何有效应对?

蔡昉副主任委员认为,我国人口老龄化正在进入加快发展的时期。面对人口老龄化,既无须杞人忧天,也不应无所作为。

《经济参考报》:30多年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造就了一个世界“奇迹”。很多人把“人口红利”的影响看作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您的研究结论是什么样的?

劳动力储备下降引致用工成本上升

在创新驱动、产业结构调整等背景下,人口老龄化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治理难度。扩大就业、减少失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目标。当前应当着眼于增加供给、创造需求、挖掘潜力三个关键,促进劳动力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劳动力人口绝对数持续下降,少子化速度超过老龄化

正文:

蔡昉:20世纪90年代以来,关于人口转变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研究有明显的突破。此前,这个领域的研究长期集中在观察人口规模或人口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绩效之间的关系,得出的结论并不确定,即正面或负面关系的证据都存在。然而,当研究的重心转移到观察人口年龄结构与经济增长绩效关系之后,人们发现,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增长和比重不断提高这样一种生产性人口结构,可以通过保证劳动力的充足供给和储蓄率的提高,为经济增长提供一个额外的源泉,即人口红利。研究发现,在2010年以前我国劳动人口(即15至59岁之间的人口)一直持续增加,人口抚养比(总人口中非劳动年龄人数与劳动年龄人数之比)不断下降,劳动力供给充足,人口负担较轻,经济增长的剩余不断积累,出现了高储蓄率、高经济增长率,也就是人口红利。

我国人口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是,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及其占比双双下降,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相关研究显示,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及其占比在整个预测期内(2015—2035)保持下降趋势。2015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约为9.25亿,2023年开始将降至9亿以下,2035年将进一步降至8亿以下。从近期调研的城市看,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当地劳动力储备显著下降。在山东省某地级市,2016年末16—64岁适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比2015年下降了2.03个百分点,比2010年下降了3.82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较2015年提升1.13个百分点。

近几年,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人口结构发生了新变化,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深刻影响。总体来看,对于人口年龄结构变动带给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不必过于悲观。据预测,“十三五”期间,我国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开始逐步下降,但总体降幅有限,劳动年龄人口将稳定在9.26亿左右;劳动力人口的数量也将维持在9.12亿左右。但在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劳动力市场更加复杂多变,从更有利于经济增长和生产效率提高的角度来说,应加强对就业形势的预判,以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多重影响。

劳动人口总量下降,内部也呈老龄化趋势

我国人口老龄化正在进入加快发展的时期。根据联合国对2015—2050年期间的最新人口预测,其间人口老龄化率(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的年均提高幅度,世界平均为1.59%,发达国家平均为0.93%,不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平均为1.99%,中国为2.39%。按照这样的速度,2050年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率将高达35.1%,超过发达国家平均水平,更远远超过不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以及世界平均水平。根据有关国家生育率下降和老龄化加深的经验,一个基本判断是,即便生育政策进一步放宽使生育率在一定时间内有所反弹,但终究不会改变我国人口老龄化的总趋势。

《经济参考报》:人口红利对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作用应该如何观察?

从长期来看,人口老龄化将改变社会抚养结构。这通常表现为,生产性人口不断缩减,消费性人口不断增多,当经济社会发展对劳动力存在较大需求时,劳动力市场将出现供不应求的紧缺局面,从而带来劳动力工资成本的上升。同时,人口老龄化将提高人口抚养比,在不降低养老保障待遇标准的条件下,工作人口的人均养老保障负担将增加,全社会用于老年人养老、医疗、照料、福利与设施方面的费用大幅增加,从而提高企业的用工成本。此外,劳动年龄人口的知识结构、年龄结构不断提高,对工资、就业条件等诉求也不断提升,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劳动力成本。调研中发现,近年来山东省某地级市企业用工成本持续上升。截至2017年6月底,该市人力资源市场平均招聘工资接近3800元/月,同比增长约16%。而针对该市多所高校千名2017年毕业的本科大学生的调查结果显示,就业期望月薪在5001—8000元的学生占比高达40%。

劳动力储备下降引致用工成本上升

有一部电视剧《独生子女的婆婆妈妈》引起很多80后的共鸣,原因是很多人都跟男主角一样,一人要供养6名老人。一个家庭里劳动力偏少,抚养比高,这已是中国的现实。近日,陕西省统计局公布的2014陕西人口发展报告显示,全省劳动年龄人口较2013年减少11.26万人。从社会总抚养比来看,社会抚养负担自2012年来逐年加重,2014年为31.7%,较2013年提高0.59个百分点,较2010年提高了1.42个百分点,人口红利逐渐消退。

不过,对于人口老龄化也不必惊慌。生育率下降的趋势是伴随人均收入水平提高的一种必然性,从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看,各国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这个问题。如果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跟得上老龄化的步调,经济就能持续增长,与老龄化相关的问题完全可以解决。这就要求,一方面把经济增长转换到生产率驱动的轨道上,另一方面把老龄化因素转化为生产率提高的红利。

蔡昉:在过去30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之中,资本的贡献最大,占70%。资本积累虽然体现为物质资本的积累,但也与人口因素密切相关。首先,较低的人口抚养比为高储蓄、高积累、高投资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其次,由于劳动力供应充足,延缓了资本报酬递减规律的出现,资本投入不断得到回报,经济也才能不断高速发展;第三,劳动力数量、人力资本、抚养比,以及劳动力从低生产率的农业转向非农产业带来的资源重新配置都在经济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分析发现,我国整体经济发展都离不开人口的作用,而现今我国人口结构和变化趋势都发生了改变,其他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也将相应改变。经济增长减速也就在情理之中。

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参与率下降及劳动力年龄结构老化,给企业生产用工及地方经济发展带来了冲击。针对山东省某地级市的月度劳动力调查结果显示,近三年来城镇居民劳动参与率总体呈下降趋势,2015年为61.48%,2016年为60.75%,2017年上半年只有59.28%。与此同时,针对制造业、建筑业、批发零售业、餐饮住宿业等重点企业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企业用工缺口和用工难问题持续加重,九成多企业连续三年存在用工缺口,八成多企业连续三年存在招工难问题。

我国人口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是,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及其占比双双下降,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相关研究显示,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及其占比在整个预测期内(2015—2035)保持下降趋势。2015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约为9.25亿,2023年开始将降至9亿以下,2035年将进一步降至8亿以下。从近期调研的城市看,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当地劳动力储备显著下降。在山东省某地级市,2016年末16—64岁适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比2015年下降了2.03个百分点,比2010年下降了3.82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较2015年提升1.13个百分点。

这不是个别现象。我国劳动力人口自从2012年出现拐点后,总量持续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1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的劳动年龄人口9.16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1万人,这已是第三年连续下降。

这就是说,面对人口老龄化,既无须杞人忧天,也不应无所作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要求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为了增进对我国老龄化特殊性的认识,本文将介绍影响经济增长的两个中国老龄化特征——两条递减曲线,通过对老年人的就业能力和消费能力进行分析,揭示制约开启老年人口红利的因素,提出阻断两条递减曲线的政策建议。

随着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于2010年达到峰值,过去两年都是绝对减少的趋势,人口抚养比也开始提高,标志着人口红利在中国的消失。劳动型人口数绝对减少,劳动力的增长率显然是负的。投资的增长速度过去平均是16%,未来不可能保持这么高。按照我们的测算,未来平均增长速度是13%,期间还是递减的。投资下降,劳动力负增长,假设生产率的变化与过去保持一个趋势,那么,潜在增长率一定会下降。

从长期来看,人口老龄化将改变社会抚养结构。这通常表现为,生产性人口不断缩减,消费性人口不断增多,当经济社会发展对劳动力存在较大需求时,劳动力市场将出现供不应求的紧缺局面,从而带来劳动力工资成本的上升。同时,人口老龄化将提高人口抚养比,在不降低养老保障待遇标准的条件下,工作人口的人均养老保障负担将增加,全社会用于老年人养老、医疗、照料、福利与设施方面的费用大幅增加,从而提高企业的用工成本。此外,劳动年龄人口的知识结构、年龄结构不断提高,对工资、就业条件等诉求也不断提升,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劳动力成本。调研中发现,近年来山东省某地级市企业用工成本持续上升。截至2017年6月底,该市人力资源市场平均招聘工资接近3800元/月,同比增长约16%。而针对该市多所高校千名2017年毕业的本科大学生的调查结果显示,就业期望月薪在5001—8000元的学生占比高达40%。

“我们在谈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变化的时候,应该注意到,实际上劳动年龄人口内部结构也在发生变化,劳动年龄人口内部的老龄化趋势也早就出现。”西南财经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杨成钢说,15—59岁这个年龄区间,比重较大的是40岁以上的高龄劳动力。他们在我国历史上第一次生育高峰、第二次生育高峰出生,目前虽然仍在劳动年龄内,但是已经接近老龄人口。

人口因素如何影响经济增长

《经济参考报》:就是说,劳动力的供给是影响潜在增长率的一个重要变量,而劳动力减少已成定局,那这一块缺失靠什么弥补?

本文由巴黎人-科技产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源泉,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