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黎人baliren登陆-巴黎人官网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70年的人工智能浪潮中

- 编辑:巴黎人baliren登陆 -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70年的人工智能浪潮中

原标题:《人工智能真的来了》:杨澜跨界力作又获殊荣

图片 1

杨澜首部跨界新书探寻人工智能

图片 2

图片 3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获江苏省优秀科普作品图书类一等奖

8月16日,杨澜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北京举办首发式。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京首发,用150个小时采访素材,说明“它是人类反光镜”

本文转载自微软研究院AI头条(ID:MSRAsia)

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

近日,第九届江苏省优秀科普作品评选活动圆满结束并公布评选结果。著名媒体人杨澜作品《人工智能真的来了》**荣获图书类优秀科普作品一等奖。《人工智能真的来了》2017年发行以来,多次登上图书畅销排行榜,谈及这本书的创作初衷,杨澜表示,她既非科技大咖,也非商业巨子,但是可以从亲身体验的角度,告诉大众一个“接地气”“有温度”**的人工智能。

北京8月18日电“我希望人工智能的出现,能替代掉一些繁琐的重复性脑力劳动,让每个人能更全面的发展。”近日,著名媒体人杨澜在北京接受(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专访,分享了自己完成“人工智能之旅”后的感受。她认为,担心“超级智能”会统治人类、将人类变成机器的宠物等想法,有些过于悲观,“这还属于科幻类的”。

昨日下午,著名媒体人杨澜的第一部跨界书籍《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及同名电子书,在京举行盛大首发式。作为国内首位全方位探寻人工智能的媒体人,她带领团队历时一年,跨越20多个城市,采访80多位顶尖行业专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同时,书写下一个文科生的人工智能探寻之旅。杨澜说:“这本书的文字基于我们近150个小时的采访素材,这其中有人的故事,有历史的故事,也有小的知识点。”对于这次旅程,她有感而发:“人工智能是一面反光镜,照见人类的智慧与善恶,比如想象力、创造力、同理心和爱。”

编者按:在70年的人工智能浪潮中,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与机器学习、神经网络、虚拟现实、框架理论等热门名词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是定义和发展“人工智能”的先驱者之一,也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首位图灵奖获得者,被尊称为“人工智能之父”。他的学术贡献璀璨夺目,横跨人工智能、机器人、图形与显微镜技术、数学、认知心理学等多个学科领域。

新智元推荐

图片 4

2016年,杨澜带领团队历时一年,走访美国、英国、日本、中国等国家的二十多座城市,探访了世界顶尖的30多所科研机构和实验室,并采访到数十位科学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在上述过程中,杨澜对人工智能有了更深入的体悟和看法,并记录在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之中。

现状

探究智能的狂热

来源:微软研究院 AI 头条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是杨澜第一部跨界作品,杨澜作为中国首位全方位探寻人工智能的媒体人,在2016年,带领团队历时一年,走访美国、英国、日本、中国等国家的二十多座城市,采访了三十多个顶尖实验室及研究机构的八十多位行业专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在剪辑纪录片的过程中,杨澜回味和沉浸其中,用媒体人的人文视角、独特的亲身体验以及细腻的情感,通过文字,全面记录了那些改变世界的人和事,书写了一段充满惊奇与惊喜、温暖与温度、哲思与展望的,一个文科生的人工智能探寻之旅。

“那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程,起源于我的好奇心,想看看自己多久会失业。”绕着大半个地球跑了一圈之后,杨澜得到了答案,“机器和人并不是谁要替代谁,更可能出现的是人机共存、协作甚至共生的状态”。

“人工智能就在身边”

1927年,Marvin Minsky出生于美国纽约的一个犹太家庭。他从小在私立学校接受教育,高中毕业后遵循犹太传统应征入伍,在二战末期经历了两年海军生涯。退伍后,他在哈佛大学主修数学,同时选修了电气工程、遗传学、心理学等学科的课程。广泛的学科涉猎为他对人工智能研究发起挑战打下了基础。

在 70 年的人工智能浪潮中,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与机器学习、神经网络、虚拟现实、框架理论等热门名词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是定义和发展 “人工智能” 的先驱者之一,也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首位图灵奖获得者,被尊称为 “人工智能之父”。本文为大家讲述 Marvin Minsky 在计算机科学领域的传奇故事。

图片 5

图片 6

“纪录片《探寻人工智能》和图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就像双胞胎,但是它的父母有点多,有很大的亲友团。”首发式现场,杨澜笑着请出幕后团队,纪录片总制片人李志新、总导演刘宏宇等主创一起分享这趟“非凡之旅”。

在哈佛学习期间,Marvin Minsky就对人类心智起源、认知事物的奥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探寻真理。于是他一头扎进机器智能的研究,在本科的最后一年与同学Dean Edmonds一起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台神经网络计算机SNARC(Stochastic Neural Analog Reinforcement Calculator)。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数学博士学位时,他继续遵从兴趣,完成了在当时的评审委员会看来格外离经叛道的博士论文——“神经网络和脑模型问题”。在《纽约时报》的一次采访中,他谈及了这一选择:“智能问题看起来深不见底,我想这是值得我奉献一生的领域。”

探究智能的狂热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以图文并茂的呈现方式,让我们直观看到人工智能的最新发展动态,也让人感概人工智能背后科学家的热爱、奉献与执着追求。贯穿其中的“杨澜式”访谈记录,均能挖掘到让人感动或新奇的点,科学前沿一线科学家们的实践感想,那些名人甚至科学狂人背后的故事,将人工智能朝更细致、更人性化的角度多方探索,为普通大众打开了一扇认识人工智能的科普大门,让更多的人有兴趣了解人工智能。据悉,纪录片《探寻人工智能》第二季已经在拍摄当中,期待人工智能领域能给我带来更多惊喜。

8月16日,杨澜在其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首发式现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李志新透露,从2015年底就开始筹划人工智能项目。“有很多朋友对人工智能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好莱坞科幻电影大片。作为媒体人,我们觉得有义务有责任让大家了解人工智能,看似有点遥不可及,其实已经在我们身边。”他印象最深的是,在英国采访了一位视力有障碍的父亲,他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又重新看到了最心爱女儿的面容,“人工智能让我们感受到科技的温度。”

Marvin Minsky博士毕业时,正是控制论兴起的时候,他开始投入用计算机模拟人类的心理和思维的研究。当时,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也发表了颇具影响力的文章《计算机器与智能》,提出了机器学习、图灵测试、遗传算法等概念,与Marvin Minsky的想法不谋而合。

1927 年,Marvin Minsky 出生于美国纽约的一个犹太家庭。他从小在私立学校接受教育,高中毕业后遵循犹太传统应征入伍,在二战末期经历了两年海军生涯。退伍后,他在哈佛大学主修数学,同时选修了电气工程、遗传学、心理学等学科的课程。广泛的学科涉猎为他对人工智能研究发起挑战打下了基础。

AI改变世界,谁来改变AI?我们创造了人工智能,在它们的身上看到了我们自己的希望、想象和恐惧,以及我们与这个世界相处的另一种可能性,但更让我们发现了人类智能的种种奇妙之处。

至于人工智能和人的区别,杨澜说了两个词,“梦想”和“爱”,“人类有梦想,有爱,这很难变成简单的公式输入到机器中,也许机器能学会爱的表达,但真正体会爱可并不容易。”

此外,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李开复、著名科幻文学作家郝景芳也前来助阵。杨澜透露,李开复是节目的主要顾问之一。“他在业界有非常资深的人脉和非常好的口碑,其中有若干非常重要的科学家,还是开复老师亲自帮我们写的推荐信。”谈到人工智能对现代生活的影响,李开复举例说:“你打开手机上面每个APP,几乎都是人工智能。”

“传授” 智能于机器

在哈佛学习期间,Marvin Minsky 就对人类心智起源、认知事物的奥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探寻真理。于是他一头扎进机器智能的研究,在本科的最后一年与同学 Dean Edmonds 一起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台神经网络计算机 SNARC(Stochastic Neural Analog Reinforcement Calculator)。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数学博士学位时,他继续遵从兴趣,完成了在当时的评审委员会看来格外离经叛道的博士论文 ——“神经网络和脑模型问题”。在《纽约时报》的一次采访中,他谈及了这一选择:“智能问题看起来深不见底,我想这是值得我奉献一生的领域。”

好奇地、笨拙地,我走过了人工智能探寻之旅的第一程。未来的最佳打开方式是学习。人工智能不正是一场学习的革命吗?

“如果是播报新闻要求一个字都不能错,人工智能比我们播报更准确。一些高度重复性的报道工作,比如财经报道股市报道,可以用人工智能完成写作。”杨澜半开玩笑地用自己的工作举例,“如果比套路,我们估计胜不了人工智能。但那种深度分析、一对一的深入交谈,需要很多知识储备、好的临场发挥……这是很难被取代的”。

未来

Marvin Minsky始终坚持着一个信念,他认为智能的本质是许多有着各异能力的代理之间的一种受管理的互动,因此智能不是人类所特有的,人的思维过程也可以用机器去模拟,让机器也拥有智能。

Marvin Minsky 博士毕业时,正是控制论兴起的时候,他开始投入用计算机模拟人类的心理和思维的研究。当时,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也发表了颇具影响力的文章《计算机器与智能》,提出了机器学习、图灵测试、遗传算法等概念,与 Marvin Minsky 的想法不谋而合。

——杨澜

曾经,有人将2016年称为“人工智能元年”,并担忧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是否终将取代人的绝大部分工作,从而造成社会动荡?在与人工智能有了更直接、全面的接触后,杨澜得出了以下结论,“我们还没有理由相信人工智能具有自我意识,所以担心超级智能要统治我们有些过于悲观、杞人忧天了,这还属于科幻类的”。

“取决于我们怎么去做”

也正是基于这种信念,Marvin Minsky与当时在达特茅斯学院任教的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 ),以及信息论之父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等学者共同促成了1956年的一场著名的会议——达特茅斯夏季人工智能研究会议。在这次头脑风暴式的会议中,“人工智能”的概念第一次被提出,人工智能正式被看作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

“传授” 智能于机器

智能革命是一场对于人类生存和发展方式的根本性变革。当AI正在不知疲倦地学习人类,我们对于AI的深刻影响是否有足够的认知和重视?杨澜的观察和思考恰当其时。

图片 7

在人工智能前景的讨论中,李开复保守估计,今天人类50%做的重复性工作,比如流水线工人、客服、司机等,都面临被替代的风险。但若因此将人工智能看成灾难,甚至不思进取,并不利于人类社会发展。郝景芳也认为,未来哪种可能都有,取决于我们怎么去做。“如果我们善于利用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的便捷,能够有更多时间与家人共处,那就是光明的未来。”

这个夏天的达特茅斯,聚集了多位未来的图灵奖得主。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这些重量级人物和他们遍布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等高校的学生们,在人工智能和计算机科学领域大放异彩。

Marvin Minsky 始终坚持着一个信念,他认为智能的本质是许多有着各异能力的代理之间的一种受管理的互动,因此智能不是人类所特有的,人的思维过程也可以用机器去模拟,让机器也拥有智能。

本文由巴黎人-科技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70年的人工智能浪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