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黎人baliren登陆-巴黎人官网

58到家原有用户想要购买该平台的拼团商品,社交

- 编辑:巴黎人baliren登陆 -

58到家原有用户想要购买该平台的拼团商品,社交

媒体报道称,58到家在线上推出了“拼团领好物”活动,目前涉及5款商品参与到拼团活动中。拼团商品包括垃圾袋、清洁器套装、保洁布、清洁剂等,这些商品多数与保洁服务相关。拼团商品的拼团价在1-49.9元之间不等。

平台须质变转型

58到家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平台还会根据用户反馈,在拼团中增加拖把、抹布等商品,不过上门保洁、保姆等服务类商品不会上架拼团业务中。

苏宁将拼团业务高调独立时,竞争者自然也不甘示弱。8月7日,淘宝联合支付宝在支付宝界面底端悄然上线拼团功能“五折拼团”,分时段给用户推荐不同的拼团商品。北京商报记者点击进入后发现,拼团商品类目涵盖从日用品、食品到服饰等近12个品类,拼团价大多介于5-30元之间,少数商品定价超过百元。低价策略与拼多多可谓如出一辙。淘宝上线“淘宝特价版”时,行业已有淘宝向拼多多开火的言论。

传统电商即电商1.0时代,以淘宝为代表,基于C2C模式,建立信用体系、提供公平交易的平台电商2.0以京东为代表,基于B2C模式,以自营优势开辟出一片天地而社交拼团可以说是电商3.0,因为社交拼团,重新结构了电商的商业模式,不仅实现了曾鸣教授所提出的S2B2C模型,更重要的是重构了人、货、场的交易模式,让信任在交易场景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同时,相对于电商中心化的流量分发模式,社交拼团将整个流量池以发起者以点状放射型进行了无限切割,从而实现了去中心化,变成了多中心运营,彼此独立,完全服务,但又共享平台品牌、技术及供应链资源,是“信任+共享经济”的典型模式,这是其他任何一种电商模式所不具备的特性。

不通过互联网来驱动传统生活服务发生质变,这种尴尬状态会持续下去。这其实是整个O2O行业的尴尬。

诸如,拼多多、每日优鲜、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的社交、拼团业务已逐渐进入消费者的视野。拼多多社交模式崛起、获资本青睐靠,让其他平台争相跟风,打出有品质的低价牌和拼团。京东、苏宁易购相继推出拼团业务。今年“8·18”期间宣布成立独立App。在上门服务O2O领域,河狸家也在去年主推拼团业务,希望通过拼团实现订单量化、薄利多销。

根据58到家拼团活动规则显示,团购须在24小时内三人成团,新老用户均可开团,但仅限新用户参团;组团失败,货款将原路退回。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消费者想要拼团成功需找到两位在58到家平台注册账号、购买服务的朋友,才能成功完成拼团。

拼多多带来的效应让上线拼团业务的电商企业不断浮出水面。北京商报记者从网易严选方面了解到,早在一年前网易就在PC端上线了“网易一起拼”页面与微信端打通,涵盖网易严选、网易智造以及春风等自营品牌。如今网易严选在主站和小程序上同样开通了拼团功能。

线上电商红利不断衰退,互联网巨头们将新零售视作电商行业突破瓶颈的新方向。随着新零售布局不断深入,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普及,新零售开始向低线城市扩张,巨头们也从未停止对传统零售的改造升级。

58到家很尴尬,由于对传统生活服务只是从电话预约变成网络,所以没有形成自己的护城河,其他电商平台可以轻松越界和吸引相关服务提供商。

在互联网生活服务业发展的初期,58到家通过互联网缩短从服务到用户之间距离。

58到家此举颇接近拼多多、京东的拼团模式。想要进一步提升既有用户的消费转换,即现有购买服务的用户,本身也是购买商品的用户,可以进行高频转换。同时,通过购买拼团商品,来诱惑老用户,向更多的朋友进行推广,让老用户主动去推广给新用户,这样可省了不少广告费,而且效果上可能更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实际上,对于电商企业来讲,拼团并不属于新物种,而是惯用的促销方式。在早期的百团大战时,团购就是初级版的拼团。聚划算一度成为争相效仿的对象。当电商巨头们受困于流量红利窘境时,拼多多以“低价+拼团”的模式依托微信不断裂变,成为电商的“第三极”。

大千超市所在的大千生活平台则使用营销型社交O2O模式帮助门店快速引流,平台为用户提供了餐饮美食、外卖、美容养生、电影票、KTV、休闲娱乐、酒店旅游、生活服务等一站式吃喝玩乐服务,使用各种满立减、限时团购、会员优惠等营销方式来帮助消费者获得更多优惠,提升用户的购买欲。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对此,太和智库研究员唐兴通表示,拼团模式规模效应有限,如果消费数据无法形成指导,平台的供应链环节则不能得到提升。“当下,能够经营用户才是电商平台能长久发展的出路”,唐兴通坦言。

这是一个名叫“拼团领好物”的活动,目前涉及5款商品参与到拼团活动中。拼团商品包括垃圾袋、清洁器套装、保洁布、清洁剂等,这些商品多数与保洁服务相关。拼团商品的拼团价在1-49.9元之间不等。

此外,唯品会将拼团设定为首页,京东与淘宝前后脚上线拼购业务。而除了电商巨头,在微信上搜索“拼购”或“拼团”后,各种相关小程序瞬间刷屏。

在行业人士看来,社交拼团发展的背后,将是一场颠覆性的革命,习惯了高大上的互联网公司与从业者们可能最初是抱有嗤之以鼻的看法,但这一次,肯定会让人刮目相看。如今零售变革已经到来,自下而上的底层结构颠覆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王维祎和书乐进行了一番探讨,愚以为:

然而在众多平台跟风推出拼团业务,却没有规划出清晰的发展路线。

责任编辑:

作为参与电商拼团业务的制造商和品牌商来讲,电商巨头扎堆布局拼团业务为销售产品提供了新渠道。一位生产筷子的制造商对北京商报记者称,企业生产的筷子以不同的品牌甚至无品牌形象进驻到众多带有拼购业务的电商平台,每月总销量增速至少在30%以上甚至更高。“对于难以形成品牌形象的制造商来讲,薄利多销还是核心,多家平台商对产品规格、要求等有极小的差别,而按照平台要求生产商品还可获得较高的毛利。”日百、生鲜等高频商品是当前拼团的主要品类,生产该品类的工厂正寻求更多的销售渠道,但并无建立品牌的需求。

大千超市社交拼团解决了中国长期以来存在的两大消费矛盾——广大中低收入人群对高性价比产品的强烈需求,以及产销两端长期信息不透明,价格落差大——通过本地熟人的推介,对不安全产品落实了具体问责对象,极大地提升了对高性价比产品的心理安全。社交拼团解决了最基础最广泛的消费人群的安全需求。

本文由巴黎人-智能硬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58到家原有用户想要购买该平台的拼团商品,社交